xbet世界领先游戏先驱-桦树船、皮包、驯鹿鹿角项链、耳环

游客可通过提前或现场网络购票,轻松刷码入园,节省了排队购票的时间。大排档或一般餐厅的泰式炒粉15元左右,夜市鲜榨果汁10元一大杯。实习证明,对一个人来说,把握一门技能,就有了营生的身手;对一个贫穷家庭而言,具有一个技工,就有了脱贫致富的期望;对一个国家而言,当很多劳作力具有了专业技能,经济开展就有了坚实的根底。
嵩岩资讯网

夏令营奇遏记电影 LOFTER-网易轻博

2017年09月06日 来源:夏令营奇遏记电影 大字体小字体

博客怎么搬家到LOFTER 网易博客搬家到lofter

  我是不会失恋的。现在不会,今后更不会。

  王源点了点头,“好啊。”

  王源坐在沙发上,窗帘微微透出月光,从他的身体洇了出来。

BEATS BY DR DRE乐享天猫618粉丝狂欢节

周子琰《风起来的时光》首发 高晓松亲力打造

  上次不欢而散,王俊凯咳了一声。

  “我会的。”王俊凯的声音透过身体闷闷传来。

  怀念的我。

  “你一点都不英雄了,哥哥。”

  王俊凯最后不耐烦了,“又不是我愿意睡眠不好的?”

关爱早饭缺失 网易lofter流行晒早餐

  他的目线移向远处映着城市灯火的江水,“也不是开心吧,就是觉得留在这里的时候,我更像我。”

  打板后拍摄正式开始,他一人扮演了男主和男主儿子以及孙子辈,现代戏正好到了男主唯一的孙子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回到故地,然而一切物是人非,民国时期繁盛一时的家族树倒猢狲散,眼前只有一脉滚滚江水,还和当年一样。

时尚品牌入驻网易LOFTER 图片社区卖衣服靠

  “有人逼着你晚睡?”

  “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做。”毕竟有生以来第一次帮人还愿。

  不是在场的人。

  “不会觉得我变了很多吗?”

  “就是,”王俊凯解释道,“是出去能见识各种各样的景色好呢,还是像这样好?”

  王俊凯瞧了一眼王源,哧了一声,“算了,你听不懂的。”

  “不啊,要拍戏。”

  但是仔细想想也没那么难理解,25岁了居然还像个小男生似的手舞足蹈,说到兴起会砸桌子。刚刚的我好像又回到了十四五岁。那是我再也回不去的年纪。但好像也只是终止在好像,任何假想和模仿都不会成真,我是真的25岁了。

  王源停下,看着忽然道歉的王俊凯,对方很诚恳,眼圈微红,“你的心愿我没办法帮你实现了。你可以去找其他的菩萨,嗯,需要刘志宏的号码吗?”

  王俊凯坐在地板上说不出话。

  王源似笑非笑,“你很了解他嘛。”

  其实我说错了,你不是少女心。我才是。

  三十岁。

  王俊凯刚要说话,唇上一热,就像梦中一样,王源伸手按住了他的嘴唇。他反应过来,“搞什么。”

  大活人呢,当然是不可能消失的。

 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。

  “我们在江边说话,你抱我下台阶,替我系鞋带。”王源茫然,“是替我系鞋带吗?”

  左脚完了,是右脚。

  “那是——”话出口一半,忽然想到自己是在谁面前炫耀,王俊凯清了清嗓子,“还好还好。”

  在教育领域,支持金砖国家大学联盟和金砖国家网络大学开展教育和研究合作,欢迎推动教育智库合作的有关努力,以及包括组织青少年夏令营、提供更多奖学金机会等方式的青年交流。

  王俊凯好奇道:“我也会有吗?像你这样的执念什么的。”

  “别自说自话了。”

  王俊凯出着神,哎了一声。

  王源坐在休息室最远的地方喊了他的名字,“王俊凯,我能坐近一点吗?”

  这句话像是劈在了王俊凯的心头肉上,他很老了吗?以前还不觉得,二十几岁天不怕地不怕的,可是刚过了25岁生日一下就觉得不一样了,好像真的四舍五入来到了三十岁。

  没了八卦经纪人就开始谈事业,催他过去拍戏。王俊凯后面的话都没听进耳朵里,反而开着车失神起来。

  他会有什么无法实现的愿望?

  “就是上回登报的那个女孩子?”

  很稀奇么?王源本来就是很好的人。王俊凯心想。

  空白一片,王源的微笑仿佛还留有余温。

  已经这么孤独过了十年了,还要再来十年吗。

  “好吧。”知道他是在开玩笑,王俊凯也跟着他望向窗外,“要出去走走吗?”

  他在二楼的吼声,穿透墙壁落到了客厅里,但是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的少年恍然不觉,依然嚼着薯片,直到王俊凯拎着背包俨然远行的打扮下楼来,少年才抬眼看了过去。

  “你闭嘴。”

  消失了。

  王俊凯纳闷,他分明有听到一声——

  王源就消失了。

  “除了我?”王俊凯喃喃。

  “都说不是晚睡的原因了......”

  回过头,薄光照着沙发上蜷缩的男孩儿。

  坐在另一边久无声音的王俊凯忽然说道。

  从今往后,阴阳相隔,土上土下,再也难得一见。

  “对你来说,”王源语速极快,眼睛不眨地看着他,“我的意义是什么?”

  第一句台词是,“我回来了。”

  王源他

  然后,一切都开始了。

  我十四岁。

  这种无限懊悔和无比痛心的感觉,因为太过强烈,甚至在自己醒来以后都会先捂住心脏好好查看有没有受伤。

  十四岁的王源双眼清澈,视线直接注视着他,似乎要一个赤裸裸的真诚回答。

  王俊凯忍无可忍推开对方搭在自己肩上的头,他果然不习惯肢体接触,“你喝多了刘志宏。”

  “小鬼,信不信我揍你?”

  “他喜欢……吃小龙虾!”王俊凯眼睛一亮。

  没有消失,他还在。

  当然王俊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,他有钱,这套房子可以买下来。平时的工作也没有影响。但仔细一想,王源只能和他一个人说话,被他一个人看到,如果他不尽力给他超度,那他会一直保持这样。

  王俊凯拿来球鞋让王源穿上,又蹲下来给他系了一遍。

  ”对不起,现在不会,今后更不会。”王俊凯狠狠道。

  “你忘记了吗?当初是你推开我的。”

  “人世间多的是意外发生嘛......”

  王俊凯回过神,用力闭了下眼睛再睁开。

  我站在你面前,我只是我。

  那本被他揉出了毛边的旧书,某一天摇身一变,就在他动心的眼神中重归白纸一张。

  我?

  “我现在是靠着责任感在走这条路。”

  “……不知道,就是很奇怪。”和他做的那个梦很像,变得透明,然后慢慢消失了。王俊凯眼神复杂望着微微透明的王源,勉强将不对劲心情压下去,坐到了他身边,“当时是做了什么来着?”

  王源松开拥抱,他整个人因为变得透明而浮出了光。手腕上的数字变淡了,他还笑着摊开给王俊凯看,“这次是要真的实现了。”

  王源看着窗外,外面就是江边。王俊凯因为他才专门租下了这套房子,数年来困在这里,走不出去,外人也没法进来,他也不觉得孤独难熬,舍弃掉执念的王源本人这些年好好长到了24岁,他知道他过得很好。

  他吃完了,收拾了碗筷,又坐在电脑前开始玩游戏,看了看账号,“明天应该就可以满级了。”

  王俊凯还以为他是老成持重,他刚起身,却被一只手突然扯了回去。王源力气不够,他踉跄几步还是站稳了。

  第二天他还没能接受这个现实,远方传来的另一个消息又狠狠砸跨了他的理智。新闻上说远赴南美进行纪录片拍摄的队伍已经失联一个礼拜,王俊凯怒不可遏地给王源公司打去了电话,质问为什么一个礼拜了才公布消息。得到的回答却是那个导演一向如此。

  这回轮到王俊凯被惊到,他跨上台阶,凑近了男孩儿,“为什么?你不是……想成佛吗?”

  “生什么气啊。”王源失笑。

  “还有更过分的呢。”

  “哎,上次好像才是不久之前?”

  但他25岁,自然不会和14岁的王源计较,忍了半天最终只是硬邦邦说了一句,“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,否则你就不许再住江边的房子。”

  “那当然啦,”刘志宏晃着脑袋,很得意,“虽然看的不是很勤快。昨天我还看到王源去南美拍戏的新闻呢。”

  ——明明,他还有话没说出口。

  “我想,到后来,我可能是靠着情怀在走这条路。”

  他停下拿水的手。

  又做了这样不好的梦,王俊凯睡眠不足,早上坐在化妆室懒懒地打着哈欠,被化妆师指了指黑眼圈好好啰嗦了一番。

  王俊凯不动声色岔开话题,“我都算不清楚,你居然记得。”

  十四岁的小鬼像是发现什么奇妙的事,歪着头看他惊奇。

  所谓连贯的梦,就是像连续剧一样每晚播放,但是梦中的时间也和天上一天地上十年一样,流逝格外缓慢。王源和他一起坐在休息室,他的位子从很远慢慢变近,最后坐在了王俊凯对面,两人之间隔着一张橙黄色的桌子,颜色就像窗外迟暮的夕阳。

  他们还在国内算计,王俊凯已经带了简陋行李准备跨越海洋去寻救王源。

  “你会实现我的心愿吧?”

  王俊凯恨得牙痒痒,当王源远赴南美坐上飞机时,有没有预料过这场无名之灾?他就这么不稀罕自己,糟蹋来糟蹋去?

  “嗯,嗯,你最聪明了。”

  “你不帮我超度的话,我就要永远在这里困着了。很没劲的,哪里都不能去,什么好东西也不能吃。”

  那人连忙摆手,“没有,导演不喜欢人提词的,我们谁都没说话。”

  他一定是在向往成佛转生,王俊凯心想。但王源这样,只是一个幽灵,都不能算作人,如果他消失了,会变成什么?

  晚上果不其然,梦境又带着王源造访。还是跟之前一样的流程,坐过来,问问题,按住他嘴唇,干净利落地消失了。

  王俊凯闭着眼,听见身后的嘈杂。

  这时身后响起了生硬刺耳的判断,“这样的人真的很恶劣啊。”

  王源仔细地说着,“停下来,恋爱线会终止。所以我选择继续走下去。”

  是在拍摄。王俊凯腹诽,那个该死的导演。

  声音再次响起的瞬间,他才反应过来,那不是提词,因为不是“我回来了”,而是“你回来了”。一字之差,被他听差了意思,误以为是在场的人说出的话。

  捡回来那天他对自己的身份做了解释。

  他回过头,看着这个比自己矮很多的男孩。他带着少年的骨感,脸型未完全张开,不如后几年清瘦书生气,带了一些婴儿肥和独属于这个年龄的精致。声音还没有变,和记忆中一样闹得不行,闹来闹去闹过青春。

  王源张嘴,“你居然懂这些道理啊......”

  王俊凯坐下来,“没有用了。”

  自己还没说话,却又听到王俊凯开口。

  天明了,王俊凯眼角又涩又酸,他看着满级的提醒,打开琳琅满目的装备和套装,心中默念三遍希望你成佛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……什么?”

  “我表弟那小子又惹女孩子伤心了。”

  王俊凯觉得匪夷所思,可是最近已经接连不断发生过许多不可思议的事,他居然很平常就接受了,“所以他现在怎么样?”

  现在是和14岁的王源一起走在南滨路上。

  他可能料到此去命途多舛,也悲壮地做好了找不到王源就死在南美不回来的准备。他是不要紧,可是眼前这个......嗯,小王源儿。

  “说到这个,待会帮我侄女签个名吧,她很喜欢你,天天抱着电视看你的剧。”刘志宏笑起来,“十二三岁,这个年纪的小女生超花心,你能想象吗?她半个月前还说非王源不嫁。”

  他琢磨好了情绪,拍了一遍就通过。

  “你要去找他啊?”

  除此之外他又丝毫没有头绪,王源除了给他看手腕数字有没有变浅,其余时间都在昏睡和吃东西。偶尔会望着江面出神很久。

  王源亲口要答案。

  王源在台阶晃荡腿,喔了一声。

  你们都说王俊凯锐利霸道,可我也好不到哪儿去。而且我也不是锐利,我只是能够破釜沉舟。这不叫爱情里的孤勇,而是在耗命。是的,我的战术非常简单直接,就是在耗命。

  “我能感觉到他的一些生命波动。”王源解释道:“最简单的是情绪,能知道他开心还是难过,最高级的是安危。”

  “错哪儿了?”

  当你再来的时候,我还是会悄悄观望,然后伸出头来。你给的甜蜜想象宛如珍珠,我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是我该有的东西,所以拼了命想拿回去好好藏在软肉深处。

  “噢。不着急,明天再试试别的。”王源伸出手,看着暗淡的数字。

  他心中发热,却只能挤出三个干涩的字。

  但是——如果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消失那可就说不定了。比如当年的最佳损友因为时间慢慢从自己生活中褪色,比如刻意地抹杀掉当初糊里糊涂爱过你的我自己,比如其他各种意义上的老死不相往来。人不会消失,但是情分会。

  起身仔仔细细看了一遍。

  甚至不能算是......人。

  “比如说?”

  一直到——

  困在南滨路出不去。

  这世界上没有人看得见他,除了自己。

  “啊?”

  “换一下。”

  王俊凯一连猜了三天。

  我停在了这个年龄。

  他们待在里面,出不去,别人也难以进来。

  和自己差不多大,如今走在截然不同道路上的刘志宏醉醺醺笑道:“很久没和老朋友见面了,当然要纵情喝啊!”

  对面的河滩上忽然燃起了十连发烟花,不太灿烂,却像信号灯一样开在了王俊凯心间。几乎是顷刻间,绿灯放行,数年间难舍一股脑都冒出了头。

  “噢,那对不起。”王俊凯说,“要坐过来聊聊吗?”

  王俊凯看着眼前的背景板,那是一大片绿色。看起来阳光又生机勃勃,就好像某个人的笑脸一样,每一个看到的人都如沐春风。那个人很不简单,像绿色,又不像绿色。

  “我吧,应该算是王源未完成的心愿?”

  我说的每一次喜欢,都是在耗命。

  声音沿着发梢和耳朵流了下来,温热的。

  “其实我也搞不清他在想什么。你看得到啦,我只是一些没有实现的愿望组成的东西。我都不知道他在意的愿望到底是什么。”王源笑着说,“人都很难猜,自己也是。”

  “个子吗,真的变了很多。”

  王源老老实实摇头,“我也没有见过其他的。”

  “你当然很难猜。”王俊凯没好气道。

  王源打断他的话,目线跟随着他,“我长大了也不会变的。你呢?”

  这个猜想一冒出头就觉得可笑,他觉得真不妙,还真的被一个区区梦境操控了思想吗?王源他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消失?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窗帘拉紧,客厅除了巨大投影仪之外没有其他光。两人的脸在幕布上时而放大时而晃远,色彩鲜艳的夏天,他们站在泳池边,一个将一个推进水里。

  在王源细瘦的手腕上,左边右边各有2和5两个数字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这两个数字关乎他的结局,如果数字消失了,那说明他的心愿就达成了。

  他看到了星光和烟花。

  因为王源维持着少年的模样,飘浮在浅江之上。

  太过愤怒和失控,他甚至都忘记已经好久没给王源打过电话,还是输入姓氏检索才找到了他的号码。

  “没有消失啊……”第一次就失败,王俊凯觉得有点丢人。

  “他去拍戏了,怎么说呢,好像跟以前比差很大的剧本,有很高的艺术价值,但是需要实地取景,一去就是几个月,条件也很艰苦......”

  上周礼拜六。11月2号。

  “你当然不记得啦,对你来说,那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,但是对我来说,却都是非同寻常的大事。”

  “我是觉得我在娱乐圈待太久了,”王俊凯和王源儿坐在一起,边吃饭边吐槽,“十几岁进的来着?十一二岁吧,到现在都十年了。你能懂的吧,以前玩一个弹珠游戏,射出去以后要过很多关卡,得一直操控着避免它掉下去。但是玩太久了,注意力和新鲜感也不如以前。”

  “我——”

  说完后他转头看王源,待到一半却愣住了。

  王源按住他不让他说出口。

  非同寻常又格外难忘的一切,就在那一天全都开始了。

  “哎?为什么这么问。”

  “会不会是买的账号?”王俊凯眼珠转来转去,“心意不够嘛。你知道的,王源他非常看重心意,小时候还会翻牌粉丝手工做的礼物。”

  王俊凯第一次听到时,下意识想回避,但他只迟疑了一秒,眼前的人就露出早知道是这样的古怪表情,马上就被看不见的外力搅碎在自己眼前。

  要怎么说呢,从上个礼拜六开始,他就被一个连贯的梦境缠上身。梦里出现的人是王源,这也是他为什么被缠一个礼拜都没到处去说的原因之一。这个人比较……特殊。

  难得忍气吞声,王俊凯只得去给店家赔礼道歉。好事者拍的视频也被公司压了下来,经纪人跟了他三四年,还是头一次见他喝成这样,八卦心高于批判心,反而旁敲侧击问起王俊凯是不是失恋了。

  “长大了就不能这样了。”王俊凯挺遗憾的,又上手捋了两把。

  他没回头,手指噼里啪啦在键盘飞快游走。他知道王源在后面看着他。看着他动,说话,抽烟,发呆,睡觉。

  “所以来求你超度我了,”王源忽然软软地笑起来,“我被困在南滨路出不去啦。”

  王俊凯疑惑道:“换一种说法?”

  透过王源的身体,他看到了满天星光和沿岸烟花。

  “昨天我费很大力气感受了一下,他现在很安全。”

  某种意义来说,这满足了他的独占心,但看着这样的王源又不由自主会想起当时那个年纪。拍着男自,待在闷热的练舞房,两个人一起唱歌,再来是机场小小的人圈。世界就那么小一块地方。

  奇幻现实之旅

  “吃过苦头?”

  “他什么时候走的?”

  王俊凯握着手中的玻璃杯,感觉头顶的姹紫嫣红全都投射进了眼前透明而冰凉的液体,他恍惚极了,有点听不清自己和刘志宏的声音。

  又是这样。

  王俊凯终于抬头,“你没有事情瞒着我吧?”

  王俊凯恍惚觉得自己还没醒,“那要怎么办?”

  王俊凯嘟嚷道:“我真希望你一直这么大......”

  “这样最讨厌了,不喜欢就不要对人家好也不要给人家希望。”

  小龙虾,牛仔裤,游戏账号,这些是王源说过的愿望。他一开始就往这方面在努力,谁知道能让王源成佛的并不是这些个人心愿。

  王源微微笑了。

  做人不能这么自私吧。

  这样就好像是——

  每一次的开放,每一次的伸头,每一次试探的拥抱,所有的小心都会被体内的热量反噬燃尽,像飞蛾扑火一样义无反顾扑去了你的身边,不计较后果,不商量代价,没有套路,无视风险。

  醒来时胸口蓄满了沉甸甸的眼泪,躺着好一会儿才习惯了“失去”,他颤抖起来,不知名的愤怒突然挟裹着好多年前的失望操控了他。王俊凯给王源去电,他等不及要骂他,要教训他,要他为梦里的恶劣负责,要他跟小时候那样低头乖乖认错。

  “我知道啊。”

  这些年,他念念不舍的第一个心愿,只是让自己蹲下来给他系个鞋带吗?

  “不是这个。”

  “哦,少年时期在意的人……”刘志宏下巴支在桌上,眼神涣散重复着,“我说,你最近很空吗?怎么回来重庆?”

  彻底陷入了僵局。

  “……那只是一起吃饭,媒体瞎写而已。”

  干什么。

  “但是怎么说都是长大了,十几岁很自然,二十多岁还这样就有点——”

  王俊凯失笑,想起来这些年。他很想说在你被困在南滨路时人世间已然发生过很多事,事与愿违,人们总是心血来潮时口头应承,不能如愿以偿的事实在太多了。拿出来一件一件去说,这是在伤害你。因为你还保持着十四岁的真心。

  “我终于要成佛了,你不为我感到开心?”

  王俊凯指了指幕布上那个虎牙少年,又指了指自己,“变化很大吧?”

  “比如?读信时的兄弟?又或者你太有团魂?”王源笑了笑,“你的心啊,那时候装着整个世界,可是我呢。”

  “每次都是这样,自说自话,说着喜欢喜欢,可是说了以后就变成自己的事,注意不到旁人吗?自私的人应该是你才对。”

  “我在我这个时候,最喜欢你了。”

  王俊凯用力夹住他脑袋,“我很聪明的好不好。”

  望着恼羞成怒的王俊凯,王源却露出一个讽刺的笑。

  “我了解的是作为兄弟的王源,不是喜欢的人。”

  他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,出现在南滨路。

  “他会直接开口问,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呀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王俊凯在心底说了句岂可修,站起来准备换个位置补觉。

  “王源儿这十年你开心吗?”他嗅着湿润江风,问吸拉着拖鞋走在前方的男孩儿。

  17.《金砖国家电影人才交流培养计划》

  王源是什么样的人呢?

  他抬起头来,耳朵一片绯红,不知是忍着什么。

  “有什么变化吗?”

  抱他下来后,王俊凯蹲在碎石子地上给王源系鞋带。他本想说这个鞋带不是这么打的,你以后要记住,但又想到他刚惹人恼火的言语便只闷着头打结。

  王源看他一眼,“彼此彼此,我那时也被你虐的很惨。”

  “失哪门子恋。”王俊凯吼。

  这几天要赶作业就不卡715了

  “你觉得,真人偶像的意义是什么?”

  王源还是站在不远处,又说了一遍,“你回来了。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你玩的弹珠游戏,我玩的恋爱向。从一开始,我就选定你这条支线,认死理且不回头,不管系统怎么提示,或者设置多少困难,又或者难以攻略到倒档无数次。可我依旧选择你这条支线。但是日子久了,你在屏幕里面,我在外面,我看不见你的真心,我也不知道进度条到了多少,我就会累。”

  啊?

  “对你来说,我的意义是什么?”

  自从在南滨路遇到,他要么叫自己王俊凯,要么不叫名字直接说话,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叫他。

  好吵。

  在夜晚被捉弄得像个傻子,这让已经25岁的王俊凯格外不爽。他已经很少有这种恼羞成怒的感觉,毕竟是个成年的大人了,也总能克制住脾气,这次却不一样。

  “不知道,”王源回答他,笑嘻嘻道:“应该会变成雪吧,冬天的雪,全都落下来。这些愿望了结之后,新的春天就来了。”

  “没失恋啊。”经纪人听起来很失望。

  王俊凯急得伸手,拼命揽回的也只是稀薄空气。他愤怒极了,又是这样。

  “啊……”王源转头,微妙地叹气。

  没有人可以靠着喜欢就走到了最后。

  王俊凯想回答,他张开口,可是面前的王源却伸手轻按住他嘴唇,微微笑。望着这个笑王俊凯恍惚极了,忽然忘记说话。然后王源嘴唇在模糊视野中一开一合,他听不清,还想走近点,眼前的王源却被外力搅得摇晃粉碎。

  王俊凯记得很早之前王源说过,他想要一个全服最溜的账号,打遍天下无敌手。不禁猜测会不会是这个愿望,一大一小两人试了好多个游戏,但最终也只是让数字颜色淡了一点点,不去看根本看不出来。

  可惜叫来的小龙虾被吃了个底朝天,少年的身上也没有丝毫变化。他伸出手腕,看见两个数字还是漆黑如墨。

  就像你想搞清楚你为什么会被困在南滨路出不去,我也想搞明白我那时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你。

  确实是很久没见,如果不是今天偶然遇到,恐怕也不会有现在这一幕。王俊凯看着喝到软趴趴的刘志宏,忽然有点后悔和他说了梦的事。当然人是换掉了,没有说是王源,只是说,“嗯......是少年时期在意的人。”又严肃更正,“比较在意而已。”

  “干干脆脆的走掉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王俊凯狐疑地坐下来,“除此之外呢?”

  紧紧扎了一个结,王俊凯突然感觉头顶迎来一层暖意,接着眼前也一暗。王源忽然弯下腰,用细瘦的胳膊悄悄抱住了他的头。

  “我以前也给你系过。”

  “王俊凯。”他忽然小小声叫了自己名字。

  王俊凯一把捏住他的头,王源连连喊痛不停蹬腿,成年人的力气怎么都挣脱不开,王源有些泄气,忽然听到王俊凯说:“要是我这回去也找不到他,他就会变成幽灵了吧?”

  “你们真的没联系啦?”刘志宏算着时间,“上次看你们上节目还是,唔,两年前?央视那个重返十五岁的节目。”

  沉默了很久。

  “你不要这个表情嘛。”王源说,“说明我们一直的努力不是在做无用功,心愿是真的可以实现的。”

  我最喜欢王俊凯。

  王俊凯朝着电话怒吼:“早说了出国拍几个月的戏很危险,那个导演也是不要命的,不能拦也要拦着!你们当年怎么拦的我现在就应该怎么去拦他!瞒媒体?你现在还有空想这些?你还是想想怎么找回来王源吧!”

  “然后就漫不经心翻过一页了,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。”

  新戏是民国跨越到现代的历史剧,时间跨度很大,最后的现代戏在重庆取景。王俊凯跟着剧组到了南滨路,看见场地已经被圈了起来。

  王源伸了个懒腰,“我说啦,我被困在了南滨路,外人没法进来,我也出不去。没有人可以看见我。除了你。”

  他迈开双腿,迅速走掉了。

  我那个时候还没有被玻璃包成光亮透彻的珠子,我是里面的彩条。他们说我是绿色无限生机,可是浅绿墨绿深碧绿色也分很多种,又多又深我简直让人看不清。我那个时候还没有被包上蚌壳,软肉裸露在外,我开放了我的海洋,允许你进入,可你只要扎我一下,我就弹回去缩进来——我没有壳我没有玻璃,没有长大成熟,没有盔甲,只有软肋。我的聪明和好情商在你这里全都作了废。

  王源......是个神奇的人。

  王俊凯问道:“所以到头来,都不是靠着喜欢走到最后。”没等王源回答,他又伸手揉了揉他的头,“25岁和14岁想的还真不一样,我是事业型,你呢是少女心。”

  就像——

  光是坐到自己对面来,就花了三天时间。

  却在听到下一句时停住了步伐。

  “你可以的。”王源青涩的脸庞笼着余晖,露出淡淡的笑,“你是这个世上唯一可以看到我的人。”

  “把我放在前面。”

  “小凯。”

  因为王源一直没有给他回电话,连个消息也没有。

  真的消失了?

  “你在哭啊?”

  王俊凯嗯了一声,“薯片别落在地毯上……算了,你开心就好。”

  “唔。”

  25岁不会再有像你刚刚那样一口一个“我会依旧选择你这条线”的坦诚。这些年我没长出软骨,反而是一堆没用的盔甲,不知道在防备什么东西。时间在年轮上滋生了青苔,一层一层封住了我的嘴巴。有苦说不出,有爱不能言。

  少年版的王源说个不停,“地藏经里说,凡人有大愿。一般来说,地藏菩萨会来保佑你放下那些执念,但是菩萨也是很忙的嘛,我运气不好,就被漏下来了。”

  王俊凯眼睛睁圆,“我不记得有过这样的事。”

  于是王俊凯就开始了苦逼的练级道路,像一个网瘾少年日夜兼程给游戏号堆装备和升级。眼圈又熬了出来,皮肤状态也不如以往,被经纪人狠狠说了一顿,“你以为你还是小鲜肉时期吗?青春都是要保养才能勉强拽住个尾巴啊!”

  只有下一句的回答清晰落入耳中,“上个礼拜六?”

  他用那时的声音,说着那时的心情:“我在我这个时候,最喜欢你了。”

  “就是说啊,他啊,每次都是这样。对每一个女孩子都特别好,那些女生摆明了就是对他有感觉啊,可是那坏小子也不说破,这不就是给她们希望嘛?”

  “那个结局是难免的。”王源淡淡笑了。

  他应该远在南美,就像刘志宏看到的新闻那样。

  因为早就失恋过了。

  两个都是乍一看很简单的问题,但是真要找出一个标准答案却难于登天。王俊凯守在江边的公寓,每天从早到晚都在琢磨。可是他忽然发现,以前他自认为很了解王源,但那些了解都是以王源为中心放射出去的彩线,灿烂如同烟花。可真要以王源为一点,画一条简单的线到最终的答案,他却怎么都做不出这道题。

  王俊凯像想起什么,“对了,要不要看看14年我们的视频,可能会找到除了系鞋带之外的愿望。”

  站在阴影里的王俊凯一言不发,他比王源要高大许多,可此时却好像缩成了一个小小的黑影。

  “那再试一次。”

  王源往后退了一寸,从他的手掌里脱出,然后拉了拉歪掉的T恤领子,“好吧,我不想逗你玩了。”

  “那我们换一种说法。”

  “周围还有卡梅拉卡擦卡擦的声音。”

  明明是梦而已。可是看着他消失的那种锥心感却在体内拔河,就像是为了迟疑的一秒开始的自我惩罚。

  “不止一次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王源看着他,“我会很开心的。”

  是梦境开始的那天。

  根本说不清楚。

  响了很久,女声提示无人接听,王俊凯扫兴地挂掉,倒头就睡,醒过来后才后知后觉了尴尬。幸好没打通,他心想。但是那边肯定抹不去这通未接来电,想不出王源看到了会是什么样的表情。

  导演不住地夸他有进步,王俊凯眯眼笑了,又转头问离得最近的场务,“刚刚是你在提词吗?”

  我没有壳。

  “我知道的,”王源笑起来,像小狗一样皱起鼻子,“我每次过生日你都表现得很明显,很抗拒我长大一岁。”

  我没有玻璃。

  变成幽灵,变成鬼,变成空气,和宇宙的养分。

  王源停了下来,坐在台阶上,像夜幕里凸出的一块机翼。他很认真地想了想,小声道:“留在这里。”

  王源爬过去,很自然靠在他旁边。王俊凯也很自然搂住他的肩膀,望着天花板开始自说自话,“也不知道怎么开始的,等发现就觉得对你的感觉不一般了。一开始处理的很棘手,但我嘛,那时候很拽,我那么了解你啊我还搞不过来吗。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。”

  奇妙事件发生在重庆的十一月。王俊凯先是做奇怪的梦,然后又在南滨路捡回一个14岁的王源,他走不出南滨路,拜托王俊凯替他完成心愿让他成佛。王俊凯试了好多方法,游戏账号,小龙虾,自制牛仔裤,全都没让王源手腕上的数字消失。

  然后王源开始拿着台本,说要和他走一下待会采访的流程。第一个问题——“你觉得真人偶像的意义是什么?”

  “怎么这样?”

  王俊凯刚要回答,却被王源迅速截断,“换一下。”

  王俊凯突然生出来同情,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。被他揉着头的王源还跟拍男自时一样,这与现实有着淡淡的违和感,可是当手指触到头发,遥远的记忆又都唤醒。他忽然想起来,在那个时候,他经常这样去揉王源的头。但是他大了以后,就再没有过了。

  王源安慰他,“我都带着它们好多年了,没那么轻易就能消失。”

  “啊?”他才反应过来这是回答刚刚他的话。

  只有你。

  王俊凯忘记是怎么回去的,一开始还在嘲笑刘志宏喝太多,最后扶着门怎么都不肯走的人却变成了他——醒来后刘志宏打来电话,不断控诉他的罪行,“碎了二十多个玻璃杯啊!还有一瓶好酒!过分也不是这样!”

  王俊凯伸手抱他,“下来吧,鞋带都松了。”

  “而且我不需要刘志宏的电话号码。”

  成年人于是假模假样笑着,“我的话,应该早就变了吧?”

  后来也成了惯性,王源在梦中不知疲倦地问着自己答案,他每次都想回答出来,免得遭受那种痛苦,但起初是错失了时机,到后来反而是王源自己按住了他的嘴唇,不让他说出口。就像今天早上这次一样。

相关内容

编辑精选

xbet世界领先游戏先驱 © 2015 嵩岩资讯网 http://www.bouvzo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